放花灯

2017年01月17日 来源:南方都市报

  原标题:拜年与放花灯

  春节还有一个重要部分就是人际交往——— 拜年。拜年是中国的一种旧俗,晚清官员之间的拜年很有意思。清末名士李慈铭在《郇学斋日记》里说到,每到拜年头一天就得设计路线,比如说初二出来拜年,先进宣武门上东单,然后到东四牌楼,再去德胜门,从德胜门回到西单,再从西单出宣武门回家,这一趟折腾得选择最科学的路线,不走回头路,不然一天下来走不了几家。

  当时拜年一般不是真的登堂入室,而是乘着骡车到人家大门口,人坐在骡车里面,挂着棉门帘,当差的跨在车沿上,先下车拿着大红拜帖到门上(拜帖就是类似大名片,都预先写好的),口里道:“家老爷谁谁谁给府上老爷拜年。”对方门上的当差就出来了:“不敢当,家老爷挡驾。”收了拜帖就算拜完了事。人到帖子到,人不到帖子不到,这一天下来可能十几家全都拜了。一般来说只有同辈之间互相拜年。僚属给长官拜年,长官无需给下级回拜,晚辈给长辈拜年,长辈无需给晚辈拜年。一般来说官员拜年的时候,也不送什么礼,拜年只是一个礼数,真正送礼不在这个时候。清代只有一种人家不接受到家来拜年,就是监察御史,也就算是古代的纪检干部吧。一般御史家门口都贴了条,翻译成现在的话就是:本家老爷身在督查衙门,有什么事衙门里说,不接受拜年,避嫌。平民百姓也拜年,就是邻居之间见了面也要互相道贺,“新禧新禧!”这位答称“同禧同禧!”就算是互相道贺拜年了。

  其实,以前做官的人过年是非常累的。《那桐日记》、《王文韶日记》、《许宝蘅日记》等日记里都有记载。晚清的时候高级官员几乎没有守岁的,为什么?因为大年初一凌晨三点他们就得起床到太和殿朝贺,所以这些官员大年三十晚上八九点钟就睡觉了,当然家眷们该玩的玩,该守岁的守岁。小官无所谓,没有这个问题,做大官的人就不行了。初一凌晨三点钟就被叫醒,穿上袍褂进东华门朝贺,所以说“朝臣待漏五更寒”就是这个意思。五更天就要进东华门,很苦的。到东华门候着,一般早上五六点钟才能进宫。到太和殿朝贺,可能皇上会赏赐一幅“福”、“寿”字什么的,实际上也不真是皇上写的,多是如意馆写的,有的可能会是双钩填墨,有的就盖一个御印。赏赐的东西拿回家,只是一种恩典和荣耀。这么一折腾回家就是十点多了。

  王文韶曾经在日记里写道:“大年初一昏睡不可言”,已经累得打瞌睡,所以草草吃过中饭以后,大年初一下午就得睡觉,这才进入正常的过年阶段。当然像他们这种朝廷重臣,也不需要坐着骡车出去拜年,但是也懒得接受别人拜年,过年愿意在家里静静地休息。不过各家习俗不同,比如那桐家,七大姑八大姨不少,他也出来跟着亲戚们一块玩。有一件事是文人士大夫在初一早上例行的,这叫做“新春开笔”,就是研朱砂,那一天要启用一支新笔。这对于文人来说很重要,我到现在也还保留了这个习惯,正月初一要开笔,例如写一些“新正大吉”之类的吉祥话。

[编辑:高斯斯]
中国台湾网恭祝两岸同胞新春佳节愉快!